追忆过往

心情随记 71 2022-11-08

闲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都是几多时。

我曾经听过一番话:“怀念放在心里就好了,没必要闹得人尽皆知。”

其实我很清楚,斯人已逝,活着的人唯一能做的,只是慢一点、再慢一点地忘记。我思来想去还是想把我的回忆当作故事叙述下来,从无法释怀到现在地坦然面对,我独自走过很长的路。

我只是不想忘记,那份沉甸甸却已经没机会还的爱。

从没有人教过我该如何正视死亡,又该如何面对至亲的离去。似乎在中国这个大家庭中,“死亡”一词本就象征着不吉利,再者亲人的离去实在过于痛苦,让人忍不住想要闭口不言叭。从前的我并不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,我不知道死亡代表着阴阳相隔,我不知道死亡代表着死生不复相见,我不知道死亡代表着永不能相拥......

因为我的年少不知事,没能来得及尽孝,便失去了这世界上最爱我的两位老人。这样的打击,让我一度没有勇气站起来,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。整整八年来,将自己困在那个虚妄的世界里,感受他们留给我的最后的温暖。我承认,我很痛苦,每每午夜梦回,我总能回到孩童时代,看着他们为我所付出的一切,看他们的一颦一笑,看他们做的香甜可口的食物,看我的顽皮拙劣、调皮任性。后悔莫及。在失去了他们之后,很长时间以来,我不能亦不敢看见任何爷孙亲近的画面,不愿意看到“爷爷”二字,仿佛只要看见了,就会触动我心里那根刺似的。可后来有人告诉我:“如果我们总在难过或遇到挫折时就想起他们,觉得好像就是因为他们的离去所以自己才会痛苦的话,这本身就是对美好事物的不公平,也是对他们的爱的亵渎。”

再次回忆从前,心境仿佛大不相同。从前回想起爷爷和外公,心中满是痛楚,仿佛有千万根针不断地扎在我心间,总会忍不住哭到半夜,委屈至极,就好像被世界遗弃一般孤寂。但现在,当我写下这篇文章时,内心更多的是释怀和感恩。我没有忘记失去他们的痛苦,也从未忘记他们。只是我遇见一个人,他温柔地告诉我,他懂我的难过也教我要直面死亡,他像爷爷和外公一样对我温柔相待。所以啊,有一个好的爱人,可解世间许多困苦和心结,谢谢你,我爱你宝宝。

算上今年,距离爷爷去世已经过去8年了,距离外公去世已经过去2年了,我终于可以慢慢从虚妄的温暖世界走出来了,也许还没有完全释怀,但我知道我在试着放过自己也放过回忆。

我记得,那时爷爷躺在病床上瘦骨如柴,睡觉的时间远远多过于清醒的时间,握过他没有温度的手,听过他半夜忍着疼痛翻身还假装没事的声音,见过他明明很疼却还是强行对我笑的样子......他离开的前夜,把所有人叫到病房里,挨个儿对孙子孙女们讲话,明明那么虚弱,还是故作坚强。我握着他冰冷嶙峋的手,蹲在他面前,他对我说:“以后爷爷不能牵着你过马路了,要好好学习,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了。”我哭着点头,但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那时是2014年5月3日下午。可他没有等我们尽孝,便在2014年5月4日凌晨,在癌细胞散布全身的痛苦里,永远的离开了。那天晚上,我们没有走远,我就在医院的楼下。爸爸在楼上,突然的一阵哭声惊醒了所有人,大家都像疯了一样冲上楼,呆滞的站在门口和楼道里。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经历生死。可是我当时没有哭,只是呆呆的不知所措的跟在妈妈身后。在爷爷去世后的六年里,我总是梦到小时候跟他在一起的点滴,总是追忆那些美好。我一整个童年里的记忆出现最多的就是四位老人。让我真正意识到,他走了,是在初中。小时候只要放假就会跟着爷爷奶奶住,吃爷爷做的独家烫烫饭,跟爷爷出去玩儿,可是初中的假期再回去时,就见不到爷爷了。那时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在死亡面前,无论是诺言还是爱恨都是那样的无力。

我记得,高三那会儿,我失去了外公。我从来都没想过,会有我穿着校服飞奔的一天。那天,从早上起来心里就空空落落的,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特别不安。果然,中午去吃饭的时候,涛哥突然叫住我说:“等下给你爸爸回一个电话,他让你现在回家。”那天是星期一啊,怎么会这么急。我心里一下子就慌了,我隐约明白了什么。因为前一天下午外公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去,那天晚上我拖到最后一个交手机,只是为了打电话问妈妈外公的情况。晚上最后一个电话里妈妈说:“外公的情况稳定下来了。”我才放心的交了手机。但谁也没想到,他在那晚凌晨两点突然的离开了,一句话也没来及留,那天是2020年5月11日。涛哥通知了我以后,周围所有人都在安慰我跟我说会没事的,中午我拿着筷子手都在抖,吃两口饭,买了回成都的票就逃似得回了寝室,我坐在寝室的床上突然就哭出来了,青青抱着我说:“不哭不哭会没事的”我收拾好了赶去校门口,站在楼梯上给爸爸打了电话,他一开始不愿意说,后来我听见他在电话里轻声说:“外公,去世了。”我站在楼梯上,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,手一直在抖,我想蹲下,无法形容心里的滋味,胡乱摸了眼泪就冲向校门口,涛哥开着车送我到高铁站时说:“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了,坚强点!”当我一个人坐在高铁、地铁上时脑子一片空白,我只有一个念头,我想见他。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我跟外公下次相见的地方,竟然是灵堂。我穿着校服,背着书包,站在他的照片面前,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!是梦吧?妈妈带着哭腔对着照片说:“爸,可欣回来看你了。”上香,跪拜,烧纸。一切做完,我坐在姐姐身边看着她,觉得这是一个梦,不真实。

真正让我彻底清醒的时刻,是要去殡仪馆的那天晚上。我看着大家都在忙碌着要拆棚棚的时候,突然明白,外公真的离开了。也在那一刻,突然的明白,我以后都没有爷爷了。我一个人偷偷的蹲在他的照片面前跟他说话,我求他不要走,可惜没有应答,只有风吹得棚布呼呼作响。那天结束以后,我依旧觉得不真实,仿佛我每周放学回家,去医院还能再看见他一样。只是,必须要承认的是,以后电话的那头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兴高采烈的问我想吃什么了,也不会有一个高高大大的外公拥抱我了。我以为我与您只有一步之遥,却没想到竟隔着一整个世界。

今日再次深深怀念我最爱的爷爷和外公,我想对爷爷和外公说:“放心吧,我有在慢慢放下,也有随性而活,你们现在应该已经变成了新的小孩子了叭,前尘过往,只要我记得便好。”

在爱的人面前,永远不要觉得来日方长,因为我们无法预判明天和意外。

希望各位珍惜眼前人,想爱便大胆去爱,别让自己后悔。

相关阅读

追忆过往

闲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都是几多时。 我曾经听过一番话:“怀念放在心里就好了,没必要闹得人尽皆知。” 其实我很清楚,斯人已逝,活着的人唯一能做的,只是慢一点、再慢一点地忘记。我思来想去还是想把我的回忆当作故事叙述下来,从无法释怀到现在地坦然面对,我独自走过很长的路。 我只是不想忘记,那份沉甸甸却已经没机会还的爱。 从没有人教过我该如何正视死亡,又该如何面对至亲的离去。似乎在中国这个大家庭中,“死亡”一…

心情随记 2022-11-08
追忆过往
回到顶部